安康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云计算中国云计算布局要解决带宽和配套瓶颈

发布时间:2019-04-11 09:40:51 编辑:笔名

中国云计算布局要解决带宽和配套瓶颈

作者:未知 来源:财经

中国云计算布局要解决带宽和配套瓶颈

在顶着光环经历了4年发展后,中国云计算产业格局初步形成了以北上广深为主的现状。

云计算的概念已被业界炒了数年,给人直观的印象恐怕是在去年天猫的双十一,当天产生的350亿元交易额、1.88亿订单量让阿里云系统经受住了考验。(更多财经,请加号cbn-yicai)

上个月,亚洲家云计算交易所在新疆克拉玛依设立,运营中心设在上海,依托当地云计算产业园的优势进行云计算商品的公开、透明交易,预计9月底正式挂牌。

在顶着光环经历了4年发展后,中国云计算产业格局初步形成了以北上广深为主的现状。但针对大型数据中心的理想选址布局多集中在新疆、内蒙古等偏远地区。带宽成本和配套设施已成为影响云计算格局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构成了发展瓶颈。

产能过剩后的优化配置

据了解,7月份成立的新疆中亚商品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注册地和总部设在新疆克拉玛依市,运营中心放在临市场更近的上海。

我们有可能是世界家(云计算交易所),至少是亚洲家。新疆中亚商品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何杰对《财经》说,目前美国芝加哥交易所、欧洲德意志交易所也在做云计算产品交易建设,大致在今年第三、四季度挂牌。

新疆中亚商品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耿平向《财经》透露,按照计划,该交易所将在今年9月底在新疆克拉玛依正式挂牌,并完成首笔云计算产品云存储、云主机的交易。

早在2010年,工信部、发改委等部委即联合确定了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五个城市先行开展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云计算的概念在国内逐渐被人熟知,并迅速被热炒。

在8月28日下午举行的2014云计算产业市场化论坛现场,腾讯云计算有限公司商务副总经理李文涛告诉《财经》,大概从2011年开始,云计算的概念过热,各地开始建设产业园、科技园北京二手车市场
,甚至开发商都在借助概念搞数字地产,造成数据中心产能过剩。

该交易平台的搭建将利用市场规律,提高云计算的使用率,解决云计算的闲置和浪费问题。

此外,国内云市场提供的产品比较同质化,大型知名企业的标准不同,实行差异化定价,因价格过高阻碍了云的推广应用。该交易平台将使云产品的定价、交易更市场化、更透明。

目前,该交易中心正在与上海财经大学合作编写有关云经纪人这个新兴职业的教材,并计划在未来3年培养3万名认证云经纪师。

可以预见的发展前景是,通过该交易中心的频繁运作,具有良好变现能力的商品云将逐步被银行认可,成为小微企业、创业型企业的一项质押品,从而向银行申请云租赁的贷款。

目前,工信部针对云计算的十三五规划已经启动。前一段时间,李克强总理在考察山东浪潮集团时表示,今后出访不仅会推销中国高铁、中国核电,也会想全球市场推荐中国的云计算。

云服务将在中国催生出下一个亿万级市场,该观点已得到业内人士的普遍认同。行业变迁的方向正在从以控制为出发点的IT时代,走向以激活生产力为目的DT(data technology)数据时代。

阿里云总裁王文彬对说,传统IT时代,数据被视为应用的副产品;而在DT时代,数据成为核心生产力,成为驱动应用创新和商业变革的重要力量。

云计算基地为何选址偏远地区?

为何这样一个高端大气的云计算交易所会设在只有40万人口的石油城克拉玛依?

克拉玛依云计算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云对《财经》说,大型数据中心的建设主要考虑四方面因素:资源、气候、土地和地质条件,这在国际上也是通用的。

大型IDC(互联数据中心)的运转需要消耗大量的电能。以克拉玛依为例,得益于政策扶持,克拉玛依云计算园区成立后3年内所享受到的电价是0.38元每度,和当地的民用电价持平;此外,当地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进行火力发电,降低了运营成本。

相比之下,东部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在居民用电方面的压力更大,特别一到夏天回收SMC
,全城用电量陡增,甚至企业被要求限电、减产以保证居民用电。从能源角度讲,北京、上海这些超级城市并不适合作为大型数据中心的基地。

气候方面,潮湿是服务器天敌。潮湿地区的服务器机房需要大型除湿机马不停蹄地运转,像除湿机之类的配套设施的耗电推高了PUE值(Power Usage Effectiveness,是评价数据中心能源效率的指标,是数据中心消耗的所有能源与IT负载使用的能源之比,数值越接近1,标明数据中心的绿色化程度越高),增加了成本。

李云介绍说微信游戏开发
,国内数据中心的PUE数值大多接近2,也就是说配套设施用电几乎与服务器用电持平,而谷歌等数据中心的PUE数值大概是1.1左右。

与摩天大楼迥异,IDC园区的建设要求平面拓展。克拉玛依的云计算产业园建在戈壁滩上,不涉及征地问题,首期规划3.5平方公里的园区面积已落实,远期规划达30平方公里。

此外,IDC的选址也要向所谓的风水宝地靠近,自然灾害,地震、泥石流、雷雨多发等自然灾害会对IDC的稳定运营构成威胁。克拉玛依地区属于沙地,从物理特性上比较,沙地比山区的石头更容易释放和缓冲地震影响。

作为云计算应用示范基地,克拉玛依云计算产业园区目前已拥有7.17万平方米的机房。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华为目前在全国布置了三个一级节点,其中一个就选址在克拉玛依。此外这里还引入了HP全球技术咨询服务实施中心、IBM联合创新中心。

国家层面对IDC选址的指导意见中不难看出上述因素的作用。根据2013年1月工信部、发改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数据中心建设布局的指导意见》,将中国适应建设大型数据中心的区域划为三类,其中新疆北部、内蒙谷和东北部的黑龙江、吉林,以及青藏高原;二类区域为新疆南部、陕西、山西、四川、云南等地;三类区域为北京、河北、山东、辽宁等地,而东南沿海和中南部地区并不在列。

其中,该《指导意见》对一类地区制定的标准是,冷月份的平均气温低于10摄氏度,全年日均温度低于5摄氏度的天数大于145天,并且满足能源充足、地质稳定、土地价格低廉、易于拓展等条件。

云计算的一个趋势中,传统的西气东输正在逐步升级为西数东输。

带宽成本制约云基地布局

从确立试点后经历了4年发展,目前中国云计算可谓遍地开花,北京的祥云、上海的云海、广州的天云、深圳的鲲云、重庆的云端等至少十几个城市启动了自己的云计划布局,产业发展格局集中在传统的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

以上海为例,上海从2010年启动云海计划,以企业为主导来推进云计算产业的发展,目前已吸引了包括微软、华为、腾讯等大型企业云计算项目落户。

既然西部地区享有得天独厚的IDC建设条件,为何目前云计算的产业格局不在那里,而在北上广深?带宽成本是一大制约因素。

据腾讯云计算有限公司商务副总经理李文涛介绍,腾讯云的服务器放在广州和上海,因为北上广是国内三大互联交换中心,传输速度能保证用户的访问体验,这是服务提供商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

假设数据传输从内蒙古到深圳,那么先要经过北京主干线,再通过各交换点一级一级传输下去,西部城市大多不属于互联核心交换点,影响了传输速度。

和腾讯云类似,像阿里云等国内大多数其他云服务提供商的选址局部也基本如此。

相比之下,美国,络成本非常低廉,数据中心在选址上不用过度担忧远距离传输的成本问题,因此受到的制约因素更少。比如,Facebook数据中心园区建在了俄勒冈州Prineville镇高原上。

据了解,亚马逊在全球的数据中心布局选在海底光缆的交换点上,比如在亚太地区的新加坡和东京,在欧洲的爱尔兰和阿姆斯特丹等地,使用户处达能力很强。

另一个制约云计算产业布局的因素是配套设施的落后。大型数据中心建成后需要有人去运营,需要和上下游产业协调,需要和市场更方便地对接,西部地区在这方面的吸引力尚待挖掘。

李文涛认为,络成本和配套设施,是突破目前云计算发展瓶颈的两把工具,而络成本的不断下降正在成为事实。

客观地说,中国的云计算发展水平在全球范围内并不落后,业内人士也喊出了去IOE口号,指的是去除IBM服务器、Oracle数据库、EMC存储所组成的传统IT架构,采用新一代云计算架构。

从市中心到边远地区,美国的大型数据中心的发展也经历着这一过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