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宋神宗時的文字獄大文豪蘇軾與北宋烏臺詩案

发布时间:2019-05-03 13:01:02 编辑:笔名

宋神宗時的文字獄:北宋御史臺院內,柏樹蒼蒼,常有烏鴉在此棲居。一代文豪蘇東坡被囚此地103天,幾乎陷于被砍頭之絕境。的烏臺詩案就發生于此。

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三月,因对王安石新法持反对态度,43岁的苏轼由徐州贬调湖州。临行,作《湖州谢上表》,在略叙自己为官毫无政绩可言,再叙皇恩浩荡后,又夹上几句牢骚话: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本是例行公事之为,新党人士却摘引新进、生事等语上奏,给苏轼扣上愚弄朝廷,妄自尊大的帽子。明明是苏轼讽刺他们,反被他们移花接木,以小人陷害他人之一贯技俩,借此加罪于苏轼。

监察御史舒亶、御史中丞李定等人,更从他的诗文中找出个别句子,断章取义,罗织罪名。如: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本来苏轼是说自己没有把书读通,所以无法帮助皇帝成为像尧、舜那样的圣人,他们却说这是在讥讽皇帝没有能力教导、监督臣属;又如岂是闻韶忘解味,迩来三月食无盐,说他是讽刺禁止民间买卖私盐之新规。

时任副相的王圭,指出苏轼歌咏桧树的诗句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唯有蜇龙知。是在隐刺皇帝:皇帝如飞龙在天,苏轼却要向九泉之下寻蜇龙,不臣莫过于此! 新党借此指控苏轼大逆不道,非要置其于死地而后快。

苏轼在狱中的日子可谓凄惨至极,惶惶不可终日。审判者常常通宵达旦对其辱骂、恫吓,从其泛泛的诗文中摘取大量字句,要其承认愚弄朝廷、毁谤国事。在巨大精神压力下,苏轼不得不作了数万字的交代材料。

一件小事的发生曾使狱中的苏轼大受惊吓。湖州被捕时,苏轼曾与儿子密约,送饭时只送蔬菜和肉,非有坏消息不能送鱼。因儿子苏迈离京去别处筹钱,把送饭之事暂交与朋友,匆忙中却忘了告知朋友父子之间的约定。巧的是这位朋友恰好给苏轼送去了一条熏鱼。苏轼大惊失色,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惶惶不安中在《狱中寄子由》里写下了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等诗句;又给弟弟苏辙写了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的诀别诗。狱吏照例按规定将诗篇呈交神宗皇帝。神宗读到这两首诗,深受感触之余,也不禁为苏轼的才华所折服。加上当朝多人为苏轼求情;特别是已罢相退居金陵的王安石亦不计前嫌,上书劝神宗:圣朝不宜诛名士 (太祖赵匡胤年间即定下不杀士大夫的国策)。其实神宗内心里也没有杀苏轼的意思,只是想杀杀他的锐气,遂下令对苏轼从轻发落,贬其为黄州团练副使(相当于现在的县级武装部副部长之职)。

轰动一时的乌台诗案就此销结。中国这位光照千古,集诗人、词人、画家、书法家于一身的艺术天才得以保全了性命。

苏轼出狱当天,便有些得意忘形,信笔写下了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的诗句。少年鸡指的是贾昌。贾昌年老时告知属下,说他在少年时曾因斗鸡而取得唐天子的宠爱,得以任宫廷弄臣和伶人,享尽荣华富贵。如此之说,要是由御史台的人检查起来,苏轼又要犯对帝王大不敬之罪了。

曹妃甸新区国税局贯彻落实全省国税会议精神
开平区国税局深入落实全省国税工作会议精神
滦县国税局认真落实全省国税工作会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