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极道战尊第两百一十七章玄阴九重浪二更1

发布时间:2020-01-19 14:44:09 编辑:笔名

极道战尊 第两百一十七章玄阴九重浪(二更)

在这寂静的山岭之中,玄戈就像一头野兽般,发出阵阵的低吼之声,手掌上黑光一闪,出现一把黑色铁扇,便对着辛气节射了过去。

黑色铁扇缭绕着森冷的劲气,比刀锋还要锐利,闪电般对着辛气节的的咽喉刺了过来。

铁扇距离辛气节只有半米之时,一道凛冽的气流,从铁扇之中喷薄而出。

辛气节脚在地面一点,乾坤一气阴阳剑快速的刺出,将气流震成了粉碎,剑尖刺在铁扇之上,低沉的爆裂之声响彻而开,铁扇便炸裂成了粉碎。

金铁铸造而成的铁扇,不是辛气节的一招之敌,轻易就被震成了粉末,这让玄戈又惊又怒!

看着刺来的两色剑尖,玄戈惊恐的往后倒退,几次在辛气节手中吃瘪,这已经让他极其的不爽,内心将辛气节恨到了极点!

陡然辛气节手中的乾坤一气阴阳剑光芒暴涨,他眼中露出一抹恐惧,惊恐的往后倒退,退出了老远,感受到咽喉之处传来的丝丝刺痛,咽喉已经被剑气划破,要是闪避慢些的话,只怕已经死亡。

两色光华在山峰之上席卷,凛冽的气流所过之处,山石和青草,尽数化为了粉末。辛气节的两色剑气斩下之时,空间开始震荡起来,对着玄戈的头顶狂劈而下。

“玄阴九重劲。”

这玄阴九重劲是玄阴殿殿主,也就是他父亲偷偷传给他的,叫他轻易不要施展,以免被殿中之人知道,对他不利。

玄阴九重劲,货真价实的造化境武技,至今还没有施展过,现在对付辛气节,将其施展而出,准备一击将其击杀。仿佛他对付的不是辛气节,而是他的哥哥玄澈,要用他父亲的武技将其击败,看谁要些般。

随着玄戈将玄阴九重劲施展而出,这片地方阴冷的黑雾弥漫,空间的元气开始翻滚起来,一道丈许大小的光浪缭绕着刺眼的黑光,散发着滔天的阴冷气流,巨大的光浪,就像一条黑蛇般,在他的手掌心翻滚:“辛气节,去死吧。”

他的话语落下,黑色光浪对着辛气节怒射而去,磅礴的气势覆盖了整个天空,九股恐怖的劲气隐藏在光浪之中,对着辛气节爆射而来。

黑色光浪从空气之中划过之时,空间被拉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地面的一切尽数化为粉末,一道狰狞的裂缝蔓延而开。

“乾坤八阵图。”感受到光浪之中可怕的辛气节,双手交织而过,璀璨的八卦阵图在身前扩散而开。

八卦阵图扩散之时,两股凛冽的阴阳二气顿时暴涨,涌动着磅礴之极的森冷气流。

轰!

黑色光浪轰在八卦阵图之上,爆发出一阵闷雷般的巨响之声,扩散而开的气流,将周围的山壁都被撕裂而开。

随着辛气节的手印变幻,八阵图闪烁起耀眼的八色光华,快速的扩散而开,仿佛一股闪烁着八色光芒的潮水般,将玄戈和黑色光浪包裹在了其中。

玄戈被包裹其中之时,黑色光浪轰在八阵图上,轰隆隆的巨响之声在这片天空响彻而开。

“想困住我,没有那么容易。”玄戈见到黑色光浪无法将八阵图震碎,神色略微有些冰冷,内心有些恐惧,八阵图之中蕴含的气息格外的可怕,这让他有种被困在黑屋子之中的恐惧感,手掌缓缓的举起,元气在手间疯狂的汇聚,凝聚成一道黑色的光柱,黑色的光柱在他手间猛烈的旋转,狠狠的砸在八阵图之上。

轰!

黑色光柱砸在八阵图之上,爆发出霹雳炸裂般的巨响之声,黑色光柱当场炸裂成了粉碎,他被恐怖的震荡之力,震得后心狠狠的撞在八阵图之上,喷出一口血箭。

见到自己的攻击没有奏效,反倒被光幕之中金蕴含的力量震伤,传来阵阵刺痛,让他忍不住咧了咧嘴,舔了舔唇角的血迹,愤怒叫道:“辛气节,不杀你,难泄老子的心头之恨。”

愤怒的吼声落下,巴掌大小的天王令在他手中闪烁着刺眼的光华,随着他的元气注入天王令之中,天王令之上的纹路开始流转起来,借着天王令,他浑身的气势也强大了不少。

“就凭你,以为可以破除我的阵法防御?”辛气节双手之间的元气滚滚涌入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中,随着他的元气注入乾坤一气阴阳剑之中,乾坤八阵图之上的光芒愈加的璀璨起来,八色光芒旋转而开,分为了八个区域,八个区域之中,涌出八道璀璨的剑气,极端可怕的剑气。

八道八色剑气布满了整个光罩,玄戈看着缓慢延伸而下的八色剑气,眼中露出丝丝血光,将磅礴的元气注入天王令之中,天王令在他的头顶旋转而开,恐怖的的元气巨浪席卷而过,仿佛一股巨力涌过般,空间的猛烈的在震动。

恐怖的元气卷在射下来的八色剑气之上,便爆发出一股刺耳的嗡鸣之声,磅礴的劲气在光罩之中四处激荡。

在这般可怕的劲气激荡之下,玄戈身躯剧烈震动着,喷出一口鲜血,血红着眼睛,将天王令狠狠劈在八色光罩之上。

天王令轰下之时,蕴含了他全部的力道,空间仿佛都要被撕裂而开般。

“我不信破不开你的光罩。”满嘴鲜血的玄戈,发出狰狞的怒吼之声。

轰!

八色光罩在他全力的轰击之下,如玻璃般炸裂而开,恐怖的飓风席卷了方圆十丈,凸起的山峰都被卷成了平地。

在乾坤八阵图炸裂之时,涌下的八色剑气,炸裂成了粉碎,玄戈被八阵图恐怖的爆炸之力,震得沿着山壁滚了下去,口中鲜血狂涌。

“就连天魔门长老擎怒强制性破阵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何况是你一个玄阴殿的长老呢。”辛气节脸色有些发白,腾腾后退几步,稳住脚跟便对着滚下山峰的玄戈掠去,他仿佛一只撕裂天空的巨鹰般,双手闪烁着凛冽的气流,对着玄戈扑了下去,语气极端冰冷的说道。(未完待续。)

南京邦德医院专家号
六一儿童医院专家号
湖南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太原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南宁治疗阳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