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6:41 编辑:笔名
昨晚上,我和老金、老翟吃过饭闲聊。
老金习惯地点起一支香烟,给我和老翟讲起他在乡里上班时,一个“”的故事。由于我俩没有在乡里工作过,所以兴致十足。“这可是个真事。”老金强调两遍,生怕我俩不信。见我俩一脸的诚恳,老金开讲了:
“说真的,二十多年前在乡里工作,啥事都干过,像计划生育啦、啦,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多了去。头疼的就是计划生育,还有就是。后来,计划生育慢慢松了,便是头等大事。特别是一年两会期间,更是如临大敌。
记得那时我刚到孟店当副乡长,分管、平安创建等几个口,分包赵庄、常营、芝麻洼等七个村。其中,赵庄有一个叫李小禾的,为了邻里纠纷的事老是,是全县的重点防控对象。我见过他几次,四十出头,瘦瘦的,人看起来有点窝囊。你们也知道,有些人纯粹是胡搅蛮缠,李小禾就是这样的。在农村管这样的人叫赖皮。那年两会前,县里、乡里先后开会,对全县的“大户”进行全面排查,任务层层分包,落实到人,严防死守,绝不能让一个户去京城,这是高压线,不能碰。说真的,李小禾的事情早处理了,政策也讲了,可,还是不行。李小禾就是认死理,老认为事情处理的不公平,简直是一头犟驴。眼看就要开两会了,由于李小禾的事,乡里也很重视,把这个政治任务交给了我。乡里说,‘县里要求,无论如何得把人给看住了。’接到任务,我当时头都大了,这事弄不好该咋办?于是,连夜叫来几个包村干部和赵庄村支书开会商量。几个人也没有拿出什么好的主意,只好用笨法子——看人。安排一个机灵的人住他家里,寸步不离。
经过研究,让一个叫小伟的包村干部住进赵庄李小禾家里。夜里李小禾睡他家堂屋里间,小伟就睡小禾家客厅。吃饭也在小禾家,一天二十四小时坚守岗位。天,为了讨好小禾,小伟特意上街割了几斤肉。一连几天,相安无事。就在两会结束前的第三天,晚上9点左右,小伟慌着打过来电话,说小禾跑了。我一听就急了,问小伟怎么回事儿?小伟说,‘他那天晚上拉肚子,8点多上厕所时,小禾还在家,等从厕所回到屋里就发现人跑出去了。’我当时在乡里住,赶紧叫人开车追。别说,那晚上我还算冷静,立即安排三路人马,一路去怀庆市,一路去平原市,当时去京城有两趟火车,分别是夜里10点多和11点多,两趟车都经过省会。我再三叮嘱前去的人直接去火车站候车厅,想方设法不能让他坐上火车了。我则带人急忙赶到赵庄,在村里村外寻找。与我随行的小伟一路气得直骂娘:“李小禾,你这个孬种,等抓到了你再说,有你好看的。”早春的夜里很冷的,来来,一帮人个个是满头汗。村里村外寻了个遍,没有找的。我估计他去怀庆或平原坐火车了,但还心存侥幸,想着能在火车站找到那家伙。
当时,监控还没普及,能不能找到,我心里没谱。刚回到住处,两路人先后打来电话说,没有找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坏了。看看表,心想晚上11点多还有一趟去京城的车,又派人开车去省会。折腾了大半夜,也没有了睡意。夜里零点刚过,去省会的打来电话说,没有见人。我靠,这下真的完了。听到消息,我真是崩溃了。连夜给乡里顾书记汇报。顾书记在电话里狠狠厉害了我一顿,安慰了我一句。人没有看住,现在急也没用。他先给县里主要领导汇报,下步工作等明天开会研究再说。这事弄的,唉!放下电话,我也不敢睡,有气无力地坐在沙发上想明天该怎么应对。也许是太累的缘故,后来我竟迷迷糊糊睡着了。好像临近天亮的时候,猛听见房屋门被人突然推开了,仰脸睁眼一看,只见小伟兴冲冲地进来说,‘金乡长,小禾找到了。’哦,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哪找到的?’‘在赵庄。’原来,这家伙压根就没有跑出去。由于冬天当时村附近的水沟都没水,他趁着夜黑躲在村后出村路边的沟里,在沟底趴了大半夜。小伟还说,‘小禾这个孬种,据他讲,他昨晚上还听到我们骂他了,可就是不出来,故意折腾我们。’听他一讲,我心里的石头顿时落了地,忙问,‘他人现在哪?’‘已经开车把他弄到乡里了,为了解恨,刚才几个人揍了他一顿。现在旁边的白副乡长床上躺着装病呢。’‘怎么跑到老白床上了?’小伟说,‘可能你刚来,他跟你不熟。’‘这回可要看好他,不能再叫他给跑了’,我交代他后,忙去前院给顾书记打电话汇报。
后来,可能是挨了打,小禾这家伙竟然以‘病号’自居,说啥也不吃乡里食堂的饭,非要吃羊肉烩面。并赖在老白床上死活不换地方。我忙去请示顾书记,顾书记说,‘算了,乡斜对面就有家烩面店,你们几个还有看人的这几天也辛苦,让饭店做好了送过来几碗。至于老白嘛,只好委屈他睡几天沙发了。小禾现在可是咱们的重点‘保护对象’,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对了,你抽时间再跟他扯扯,做做他的工作。’没过两天,小禾吵着要回家。我怕他又有啥坏主意,赶忙去问他,‘又想去?还是咋?’小禾眨着小眼睛说,‘可不敢,两会今天就结束了,俺再不走,怕又要挨揍了。这两天我也想明白了,你们也挺不容易的,以后保证不再瞎胡闹了。’我靠,你说这家伙精不精?这头犟驴心里有数呢。还别说,小禾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过。”
故事讲完了,老金像作了一场报告似的,期待着掌声和笑声。不知何故,我俩却没有笑出来,也没有鼓掌。或许是因为“”不成功,或许这件事本就不该发生。

2017.02.17

共 21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的确是基层头痛的事儿,弄不好就会丢职罢官,对于之事一级压一级,所以基层领导对于采取了很多措施,当然有些措施是很过激的,其实他们也是无奈之举,这篇小说写的很真实颇有同感,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7-02-19 09:29:57 很现实的一篇作品,感谢赐稿! 喜欢文学、音乐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儿童中暑的症状
小孩子脾胃虚弱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