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天涯小说柿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6:40 编辑:笔名

一  从去年九月开始,我供职的市政局,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建一座餐厨垃圾处理厂,我被抽调到指挥部工作。工程进入施工阶段,因为厂房基础需要打桩,我们指挥部人员到施工现场进行协调。  工地远在郊区,距市区三十多公里。那天中午,桩基公司的金总请我们到附近的黄河渔场吃饭,主食要的是酸汤面叶。金总喜欢吃醋,他嫌面条酸味不够,让服务员再拿醋过来。同事红杰对醋颇有研究,从大红浙醋到山西老陈醋,从醋的原料加工到使用工序,像个专业厨师,讲得绘声绘色,全面而考究。金总一边赞叹,一边说,要说这醋,还是农村的好。  金总的话,瞬间让我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童年。    二  老家的柿子醋,是自家酿造的,天然纯正,酸甜可口。  我小的时候,一到秋天,母亲总是在自家的缸里,放进些烂掉的柿子,盖上盖子,隔上十天半月,缸里便会飘出一股浓烈的酸味。我放学回家,渴的时候,就会舀上半碗,咕咚咕咚饮水般地喝下去。那种酸味,带着一种清幽的绵甜,自然醇厚,柔和温润,沁入肺腑,让人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老家柿树多,所以盛产柿子。半坡上,地垄边,枝繁叶茂,生长旺盛的柿树,随处可见。老家缺水,而柿树耐旱,所以适合柿树生长。  柿树属于多产植物,果实结得很稠。每到秋天,一团团,一簇簇,密匝匝的柿子,一个紧挨着一个,沉甸甸地悬挂在树梢,压得枝桠低低地垂着,在柔和的秋风中轻轻荡漾。因为果实结得太多,加上风吹日晒和虫咬,树下总会落着很多没有长成的柿子。柿子成熟的季节,满山遍野一片金黄,点缀着丰满而充盈的秋天。  柿子树很高,但摘柿子却不用上树。因为柿子一般都长在手臂够不着的地方,即使上了树,也难以摘到。所以,老家人发明了一种特殊的专用工具:卡竿。  卡竿实际上是用一根长长的竹竿制成,将竹竿根部的圆头,简单削成剪刀形状,中间劈开即可。摘柿子的时候,手握卡竿的一端,将剪刀那端伸向目标,紧紧卡住树枝,缓慢地转动几圈,就能卡断细小的树枝,枝头的柿子,就随同断枝被卡下来。一竹竿下去,有时可以卡下来一个柿子,但有时可以同时卡下来一撮。然后,慢慢将竹竿收回来,取下黄澄澄的柿子,放进篮子。柿子怕碰,怕摔,所以,摘的时候,必须得小心翼翼。  一棵柿树,往往需要费上好几天的工夫,才能将整棵树上的柿子摘干净。这个过程虽然缓慢,但充满着无穷的乐趣。每到这个喜人的季节,我总是争先恐后地抓起卡竿,抢在几个姐姐的前面往坡上跑。  阳光从枝桠间洒下斑驳的光点。五颜六色的蝴蝶,徜徉在成熟的秋野,翩翩起舞。成群的蜜蜂,也穿梭在树枝之间,嗡嗡地飞着,忙碌地采蜜。稠密的叶子和圆圆的果实,在秋风里来回晃动。时常能听到熟透了的柿子,受到震动脱落树枝而摔在地上的声响。还有,因为我的顽皮捣乱,遭到姐姐们吆喝的声音。于是,我的童年,便被轻轻定格在这样氤氲而热闹的画面之中。  柿树叶多,而且叶质肥厚。冬天的时候,树下积满了厚厚的落叶。村人常将干枯的柿叶装进篮子或者箩头,挑回家生火做饭。那时候,村里人穷,很少有人家能烧起煤,而林木又禁止砍伐,所以,柿树的枝叶,便成为村人的燃料。  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柿子虽然不像玉米小麦那些主要的粮食作物那样珍贵,但作为辅助食物,可以挑到集市,换些零钱,补贴家用。  刚摘下来的柿子,颜色橙黄,新鲜而充满水分。挑到集市上,能卖三毛多钱一斤。也有很多人家,将柿子摘后,堆在房顶。生涩的柿子,经过风吹日晒,由硬变软,由黄变红,皮薄肉嫩,香甜可口,城里人很喜欢吃,所以价钱比生柿子要贵一倍。老家有句俗话,“吃柿子拣软的捏”。老家人实在,因为软柿子的确好吃。但在现实生活中,这句话却被莫名其妙地引申为欺负人或者受人欺负的意思,有悖于这句话的初衷。生柿子还可以浸泡在温水里,过上三五天,泡成懒柿。泡熟之后,像苹果一样,吃起来脆甜。有心计的人家,还将柿子削皮,加工成柿饼,保存起来,等到冬天,再拿到集市上去卖。  柿木纹理细密,质地坚硬。因为柿木沉重,一般不用它制做家具,只能当成家具的辅料。虽然柿木不成大器,但用它做成的小桌子或者厨房的面板,结实无比,经久耐用。现在街头卖白吉馍的地方,剁肉用的案板,大多都是柿木做的。不过,近年来,柿木家具逐渐增多,因为市面上少,价格昂贵。我曾在一个家具店里,见过一张做工考究的柿木餐桌,标价竟高达三千多元。村里人对柿树感情很深。在那时候,即使柿树的树冠很大,长在地边,茂密的枝叶伸进地里,摇摇曳曳,遮挡着阳光,影响着庄稼的长势,但因为它的好处种种,都舍不得将它砍掉。  村南有一个高坡,叫立爬坡,坡上原来种着很多果树。包产到户以后,为了多打粮食,村人将很多种果树相继砍掉,唯独将柿子树留了下来。  现在这坡上,还有我们家三棵柿树。母亲说,这三棵柿子树,是四爷留给我们的遗产。    三  四爷当年就住在这立爬坡西边的沟底。  四爷在坡下打了一座土窑,一年四季都住在那里。  四爷死后,也埋在了那里。  我没有见过四爷,他也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和值得追忆的线索。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我老家闭塞落后,老年人很少照相,所以都很少有照片留下来。我父亲去世后,尽管他和母亲还在郑州住过多年,但仍然只找到了仅存在我大姐家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冬天照的,在大姐家新落成的正屋中央。父亲戴着一顶蓝呢子单帽,坐在放倒的高凳子上,左手夹着一支香烟,神情安然。这张照片被放大后,作为遗像,使用了很长时间,现在被我带到郑州的家里,珍贵地供着。我后来还专门带了相机回老家,给村里的老年人都照了相,以备后事。  我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到那个窑洞附近捉迷藏,还跟着大人去那里收种红薯。那个窑洞还临时储存过生产队大量的红薯。那时候,四爷早已去世。我当时不知道那个窑洞是四爷留下来的,所以显得陌生而漠然。近,听母亲说了历史,突然对那个窑洞产生了一种归属般的亲情。  四爷的坟,离那个窑洞相距二十米左右。原来的坟头,也种着一棵柿树。那棵柿树,属于小四股品种,是我母亲埋葬四爷栽上的,年年硕果累累。后来,父亲患了偏瘫,大姐夫和三姐还有三姐夫都信神,他们都是远村原来一直信神的一个人的信徒。那人姓赵,我认识,和我年龄差不多大小。他们说父亲的病,是因为四爷坟头的那棵柿树引起的。所以,他们便把那棵柿树砍了。但柿树砍掉后,父亲的病,并没有因此而好转。于是,他们又将父亲拉到赵家治病,在那家住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将父亲的病治好。  我起初就对于这件事情,不能相信。偏瘫属于中风后遗症,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而对这类病,似乎仍然束手无策,靠一种非科学的迷信手段,就更不可能治好。但我远在郑州,当时没有办法照顾父亲。再想想,姐夫和姐姐是一片好心,也都希望父亲的病能够好起来。他们只是按照他们理解问题的方式来做事情。所以,我知道后,也不置可否,没有太多干涉。后来,母亲跟我说了父亲和她在赵家所受的委屈。年近八旬的母亲,每天得给他们一家人做饭,还给了他们近两千元钱。我这才意识到上当受骗。  大姐很反对大姐夫信神,因为大姐夫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地里的农活很少去管,和三姐到处跑着烧香磕头,而且终也没有将父亲的病治好。  那年十一,我放假回老家。为了说服大姐夫脱离他们,免得让大姐生气,我让大姐夫带着,去见过那个姓赵的人。在去赵家的路上,大姐夫神秘地跟我说,那个姓赵的人法力很高。他能坐着不动,把人捆住。我根本不相信大姐夫的话。我对大姐夫说,如果今天晚上他能将我捆住,我也跟着你们信他。我和大姐夫赶到他家,三姐和三姐夫已经在那里。我对那人说,如果你今晚能把我捆住,我也当你徒弟。那人笑了笑说,我们对的是那些邪麻外道的神鬼,你老弟没做什么坏事,怎么能捆你。我说,我不管你们做什么,但人总得吃饭,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如果连地都不种了,像我三姐家这样,种的花生全沤烂在地里也不管,那就不好了。他们还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姑娘,大儿子马上就要结婚,到时候家里一贫如洗,拿什么给儿子置办聘礼和酒席。再说我大姐夫,家里没有男孩子,大姐没明没夜地忙,家里地里,累死累活地干,大姐夫却迷在这上面,能不让街坊邻居耻笑吗。那人听完我的话,转头对我三姐两口说,地可一定要种啊。  我记得那天晚上,回家时没有走大路。三姐两口似乎对于我的话不以为然,我和大姐夫走的时候,他们还留在那里不走。  因为他们信神,又是深夜,四野漆黑一片,弄得我也有点害怕。而大路边不远的地方,是一座火葬厂。所以,我和大姐夫选择走了小路。那条小路回村近些,但需要翻过一道高坡,路很差。而去时也没有带电筒,所以就摸黑走路。我印象中坡上好多坟地,种着很多柏树。大姐夫也不知道是因为给自己壮胆,还是真的有感应,或者在故意吓唬我,他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打哆嗦,喉咙中发出怪异的声音,弄得我浑身毛骨悚然。  好在大姐夫在后来逐渐疏远了他们,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尽管他家的正屋,许久还挂着令人惊悸的硕大的神位。  而三姐两口却继续走着这条道路。前年我和二姐从郑州回去,路过三姐家,看到他们家烟雾缭绕,彩旗飘扬,吓我一大跳。回家后,母亲说,三姐现在成了一个神婆,会给人看病,尤其疑难杂症,远近闻名。  关于三姐看病的说法,起初我并不相信。但我四姐说,有次她的眼无缘无故泪流不止,跑去找三姐,在神位前磕了头,泪就莫名其妙地不流了。二姐从郑州回去,突然腰疼,三姐用黄纸在她前胸和后背拍了拍,也就感觉不疼了。二姐于是有点相信,在三姐家的神位前说,如果到年底让她赚够两万块钱,她就来捐五百块钱。二姐和姐夫在郑州修车补鞋配钥匙,当时已经临近春节,连他们自己也不敢相信,那年春节前他们竟然真的挣到了两万块钱。所以二姐拿了五百块钱,去三姐那里还了愿。  其实,在我的感觉一里,不管三姐一家干什么,只要不偷不抢,不违法乱纪,能挣到别的钱,也算是一种本事。但不管怎么说,三姐从事的行当,总算是与迷信有关。不过,老家人很迷信,政府好象对这些事情,管得也不是很严。  三姐有几件事情,着实让我大惑不解。件事情是,三姐在父亲断气的第二天,她和五姐发生口角,气得牙关紧咬,犯病般地唱起来。我在劝她时,听到她唱的一句话:夜晚七时断了气,明日走马凤凰城。当时我没有在意,只当是她在胡诌。可是,第三天父亲火化后,骨灰要暂时存放在殡仪馆。我办完存放手续,保管员递给我一把锁,说,你们放在凤凰区吧。我听后,想起三姐昨天的唱词,身上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是巧合,还是三姐真的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第二件事情是,三姐根本不识字,却在有一天,莫名其妙地拿着一本厚书,读了起来,而且读得很流利。我看了看那本书,觉得不可思议。如果没有小学文化,那本书根本读不下来。而三姐没有上过学,她怎么就能认识那上面的字。我问三姐,三姐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只是凭着感觉念。第三件事情是,三姐犯病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唱的每句词都很压韵。  这些事情都是我亲眼目睹,那神乎其神的程度,几乎让我瞠目结舌。因而,我开始半信半疑,不再反对三姐的做法,甚至开始相信她了。  后来,三姐见到我,说可以保佑我官职往上升。当时,我对于自己在单位的状况不甚满意,所以,尽管仍然不太相信,但我却在她家的神位前,放了二十元钱。我说,如果神灵能够保佑让我提升,我来还愿五千块钱。    四  我之所以相信三姐的话,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四爷过去当过祖师爷。  过去的祖师爷,相当于后来的风水先生。四爷那时候,经常到处跑着,给别人看风水,还因此置办了十几亩田地。  因为四爷一生没有子女,我父亲过继给他当儿子。  四爷后来找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就是我四奶。  四奶是挑挑子挑过来的女人。所谓的挑挑子,大概就和现在的人贩子差不多。只是那年月,兵荒马乱,人贩子生意好做,一顿饭就能让人跟着自己走。  我四爷用了二百斤坏红薯干,换回了四奶。  那时候父亲不在家,我母亲从小被外公送到爷爷家,是个童养媳。所以,母亲和四奶同病相怜。因为我奶奶对母亲和四奶都不好,四爷就带着她们住到别的地方。  四爷和四奶对我母亲很好。四爷死的时候,父亲还不在家。四爷拉着四奶的手,交代着说,让四奶替我母亲给他背花圈,免得别人笑我母亲。  我叔和妈因为一座织布机,两人生了几十年的气。  他们生气的原因,是因为当年父亲干自卫团,爷奶家被土匪烧了个精光,我八岁的小姑还因此被土匪打死。爷奶曾用四爷的树打过一架织布机。爷奶死后,这架机子留给了我叔,而我叔又把机子送给了我大姑家。母亲的意思是,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姑要这架机子,我叔应将机子还给我们家。由此而引发了争端,争了很多年。而且因为这件事情,波及其他方面,造成两家积怨很深,像仇人一样。 共 64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粘连要早检查,这些检查方法你知道吗?
哈尔滨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医院专治癫痫
友情链接
内江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厦门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玉溪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临沧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临沧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楚雄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楚雄肝炎医院哪家好 红河儿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儿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全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水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天水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武威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万宁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东方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东方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澄迈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澄迈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其他医院哪家好 乐东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陵水眼底医院哪家好 琼中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铁门关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门关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可克达拉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可克达拉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昆玉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一级医院哪家好 东莞一级医院哪家好 东莞一丙医院哪家好 徐州二级医院哪家好 保亭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湖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台州三级医院哪家好 西宁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永州二丙医院哪家好 海北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永州一丙医院哪家好 可克达拉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