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第三只眼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3:54 编辑:笔名

唐明轩战战兢兢,抬起头来,那一个个牌子上2字后面的圆圈数一时难于数清。自己做了三十几年的数学老师,平时自以为对数字特别敏感,只要他眼睛一扫,就知道是多少了。不像其他人那样,个十百千地数着。看眼,他晕了;定定神看第二眼,他的心跳在加速;第三眼仔细看的时候,他感觉背上火辣辣的,转而又凉飕飕的,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他只听见一阵子的掌声。  他看清了那上面的所有数字,没有小数点。有三个牌子上,在0的后面还有两个中文字:以上!那2后面确确实实的七个0!两千万哪,他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数字。紧接着,主持人尖利的嗓音:恭喜这位收藏者,价值两千万元的藏品。专家点评了什么,他一概没听进去。他满脑子的想着,怎样快速地离开这里。  唐明轩一辈子谨小慎微。小时候,他坐在祖父的腿上,看祖父玩鼻烟壶,他忍不住要摸一下,祖父总是厉声唬住:别动!那是价值多少多少的宝贝。他很像他爸爸,一直敬畏祖父。父亲是个中药房的经理,一生胆小如鼠,说话慢条斯理,声音很轻。就是这样一个人,被打成了右派。一九六三年高中毕业时,父亲替他报名去了新疆,并反复叮嘱他不要写信回来,也不要回家探亲。  那时他有点懂事了,知道家里的处境,憋了三年才回来探亲,正赶上造反派来家里抄家,祖父的鼻烟壶砚台书画碑贴被付之一炬,祖父当时就经受不住,在小阁楼里上吊自杀了。父亲被关了牛棚,母亲一时疯疯癫癫。他千方百计找到父亲时,父亲一再要他赶紧回新疆去。临走时,父亲小心翼翼地对他说,以后做事一定要小心身后的第三只眼睛!他似懂非懂,去了新疆,一待就是四十年。  他遵照父亲的嘱托,不回家来。不久他被选为兵团子弟学校的老师,教数学。小学校的老师在每年的棉花抢摘季节要下地去摘棉花,于是在第二年的摘棉花时节,他认识了比她大一岁紫馨,他们悄悄地相爱了。紫馨是个资本家的女儿,和他一样,不敢回家。他们两个在学校寒假时,偷偷地去了趟石河子,算是结婚了。  在去石河子的路上,他反反复复地回头张望,紫馨问他,他说他想起了父亲,让他时刻注意身后的第三只眼睛。  在石河子,他花了一元二毛钱,给紫馨挑了条丝巾。余下就在市场上买了一支毛笔一个砚台,还有一个像是牙签罐的东西。那罐子表象很陈旧,但做工很精致,五分钱,买着玩玩。  回家洗干净,才知道,那东西居然是象牙雕刻的。  他们小心翼翼地生活着,三年过后,生了女儿。女儿一直在新疆读书长大,等到长成一个大姑娘的时候,他们按照政策,让女儿莺莺回到上海读了高中,女儿非常,考上了名牌大学,后来又任职于一个外资银行。这时他们已经退休,听从女儿的决策也回到了上海。  他们用一生的积蓄,在上海的近郊买了一套二手房,生活安定,他很满足。女儿收入颇丰,常常掏钱给他们去旅游。唐明轩非常开心,跟紫馨一起去了很多地方。他除了看山水之外,还喜欢逛逛当地的老街,时不时地买些旧东西回来。买些小时候看祖父玩的鼻烟壶砚台等等。  有一次他出去,花了大价钱,买回来一个假的古董。  那次去北京,在北京的古玩市场,他花了两万元,买回来一个瓷鼎,一般的洗脸盆大小,是一个过去新疆的战友介绍的。那个人说,他的曾祖父是冯玉祥手下的一名马夫,是战时冯玉祥留下的,据说是明朝的文物,后来一直东躲西藏的,传到了这个人的手上。因自己不懂古董,放在家里也没意思,还不如转手给懂行的人。唐明轩本是个谨慎的人,怕是东西有假,就要求去了古玩市场,让那里的店家看看。走了几家,都说是明朝的瓷鼎,于是讨价还价,从十万元还到了两万元买下了。回到上海,请上海古玩店专家一看说是赝品,且做工粗糙,市场价多二十元。他后悔,发誓以后再也不碰古玩了。女儿却不以为然,还是鼓励父亲继续他的爱好。他过去在石河子花五分钱买下的那个象牙雕刻罐子,现在市场价万元以上。莺莺给他订阅了《收藏家》杂志,给他买了放大镜,刷子之类的工具。  后来他们旅游去了国内的几个古镇,居然还真的淘到了珍品。花两百元从地摊上买来的一个青铜镜,还是西汉时期的;花一千元买来的一把剑,居然是乾隆侍卫的佩剑,价值在十万元以上。还有一些小东西,砚台,胭脂盒等等,让他无比自豪。空闲时他把弄着这些玩意,像他祖父当年一样。只是家中的物件多了,让他担心起来,他常常想起父亲说的,要小心第三只眼睛。所以每次把玩这些东西时,他总要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  半年前,女儿从欧洲旅行结婚回来,给他们报名去了印尼的巴厘岛游玩。这是他们次出国。和国内旅游一样,他们在游山玩水的同时,不忘去古玩市场看看。  印尼的雅加达,很多中国人。那一个古玩店也是华人开的。店里很多物品,大都是赝品。唐明轩现在也能分辨出一些了。但有一个莲花瓷盆,让他无比喜欢。那瓷盆,胎料细腻,盆底那蓝青色的莲花图案绘制精细,栩栩如生,煞是可爱。这个瓷盆想必是在这里存放多年了,上面积满了灰尘。瓷盆外侧的底部边缘,还有一类似于印章一样的蓝青色印记。只是字迹模糊,看不清楚。有时那些赝品,也会故意做成这等模样,以示年代久远。一番讨价还价,八十美元,他买下了它。紫馨在一旁,也支持他的举动,说即便是赝品,它那么漂亮,也值得放在家里,当一个艺术品来欣赏。  回到上海,他把瓷盆拿去上海的古玩店,让店里的经理帮忙鉴别。经理让店里几个老员工一起研究,都说那是明清时期的官窑烧制的,价值有好几万元。建议他报名参加中央电视台二套的鉴宝栏目收藏品初选。  女儿莺莺为他报了名,不久有人前来为瓷盆拍照。说要他等《通知》。两个月以后,《通知》来了,已入选,让他带着瓷盆去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二套鉴宝栏目的拍摄录制。  他和紫馨来到这个拍摄现场时多少有点失望。那是个废弃的工厂,门口挂着好几个牌子。其中一个是中央电视台的。门卫是个老头,见了他们,热情地介绍说拍电视,在七号楼的六楼。他们来到了外墙斑斑驳驳的七号楼,进了一个货梯,摁了一个6字,电梯哐当哐当地上行了。到六楼,门口有个接待点,唐明轩取出《通知》,工作人员说让他们在门外等等,拍摄还没开始,紫馨伸头往里边张望,里边是一个非常大的大厅,灯火辉煌,和外面灰灰的外墙形成鲜明的对比。紫馨看见了那个他们熟悉的节目主持人,正在化妆。紫馨拉着唐明轩的手说,看,看哪。他有些激动,他还看见了那几个他崇拜的古玩专家,平时在电视里一直看见的。他们一排五人,已经坐在桌边,等待就绪。不一会儿,一个导演模样的人说开拍,门就关了起来。大厅外的休息室里,挤了很多人。  那个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异场忙乎。一会儿有记者采访唐明轩:你为你的藏品估价多少?他对着话筒,看了看紫馨说,二十万元吧。他觉得自己有点狂妄。话音刚落,他就有点后悔了,他又想起父亲的那句有关第三只眼睛的话,他怕电视播出去以后,他身后的眼睛不知道要有多少了。他看了紫馨一眼,见她正笑眯眯地满意着他作答呢。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把他叫过来,让他等指令进去。他把瓷盆双手捧着,门开了,工作人员示意他进去。主持人让他说说藏品的来历,他如实说了,他还讲述了让上海古玩店鉴定的过程。主持人问了一个和刚刚门外记者一样的问题,他回答了二十万元。这时,他看见了对面的五个专家,面前摆着几张上次拍摄的瓷盆照片,他们反反复复地看着他的莲花瓷盆,然后又不断地点着头,个个脸上露出了笑容。唐明轩一直看这个节目,看他们的反应,他知道自己的那个瓷盆,肯定是个价值连城的珍品了。他想,有可能要上百万元了。他的心要跳出来了,他都不敢看眼前的专家台。因为他知道,他们马上就要亮牌了。  主持人尖利的声音,告诉他,他没有看花眼睛,那个莲花瓷盆确实是价值在两千万元以上!  他都记不清自己是怎样从录制大厅出来的。紫馨在外面听不见讲话的声音,只听见了掌声。他一出来,她就忙不迭地问他是几位数,他眨着眼说,待会再说。紫馨着急,伸出了大拇指和小指,示意说是六位数,几十万元吧。他不置可否,在门口工作人员的工作台上,包裹他的瓷盆。这时刚刚那位记者又过来问,专家评估了多少,他没有回答,他有点手忙脚乱,告诉紫馨快走,他又说了一声:我们要赶飞机。那记者还是不死心,跟着他们后面。  那个货梯很大,他们三个人在里面谁也不说话,他们都忘了摁1字了,电梯依然停在了六楼。一会儿,他发现了,摁了开门键,拉着紫馨从人行的楼梯走到了楼下。来到楼下的过道,唐明轩不时地往后面看了看,发现那记者没有跟来,就大步来到大门口,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就回了宾馆。  紫馨非常了解自己的丈夫,一路回去,她都没问他那个瓷盆的估价。来到宾馆的房间,他马上关了门,还上了保险。他要紫馨马上整理东西,他们马上退房去机场。紫馨说要打个电话给莺莺,告诉她专家的估价。他说不能打的,说不定门外有人偷听。于是他在紫馨的耳边悄悄地说了这个数字,让紫馨大吃一惊:他们发财了!  回到上海,唐明轩如得了精神分裂症一般,坐卧不定。女儿只当他是兴奋过度。  两个礼拜后的星期二,电视台播了那个节目。专家点评说那是明朝的御用摆设瓷盆,由景德镇御窑烧制,有宫廷在册记录,盆底的蓝青色的印记,是一个编号,是大写的数字捌壹,是绝品。那个瓷盆很有可能是郑和下西洋时皇帝送给外国皇帝的赠品。  唐明轩看完电视后,越发紧张了。他整天把那个瓷盆拿出来放进去,唯恐被人偷了去。他常常自言自语说:当心第三只眼睛。  紫馨感到问题严重了,赶紧让莺莺他们过来。莺莺说,半个月不见,父亲如变了个人,昔日身材魁梧的大个,一副黑边眼镜后的眼睛常常是捉摸不透;现在他佝偻着背,神情萎靡,眼神木讷,嘴里一直念念有词,他还常常是把那个瓷盆抱在胸前,有时半夜醒来,也要抱着它睡觉。他说的多是:要小心身后的第三只眼睛。 共 39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春季预防泌尿感染的措施
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上一篇:西海情歌

下一篇:七月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