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星月碧落女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06:23 编辑:笔名

【背景概述】  末法前六年、人族丞天永和二百四十九年、精灵族碧落神执三十一年,天地元力已近至微,人族神圣预言,元力极微之时,神境以上的修行者将难以再行实破,破界飞升将成为颢天域的历史,真正的末法已来临。人族与精灵族重修域界通行历法,按神圣推演将六年后定为末法元年。  人族于百族之中实力弱,但在即将来临的末法时代,推崇悟境的人族将有望成为百族之首,天下百族莫不以人圣之言为风向标。  于是,一场名为重修历法的修行者聚会正在人族的望海山庄酝酿,实则,百族却各怀心思,尽皆想通过人族来稳固自身于颢天域的地位。而在百族之中,没有回应的便是精灵一族,因为,女王碧落正在悄悄的操纵她的暗夜军团,企图在末法来临之前抹平天下灵族,一统颢天域。  三丈之外,有块巨石,名为断魂石。身后的洞府,名为幻虚洞。  我被困在其中一万年,万年的黑暗、万年的空虚、万年孤独。我就像一只老鼠。不!老鼠尚且有自由,而我只是一只被囚禁的老鼠!  待我走出这里,我要一个个的咬死你们,你们这些可恶的精灵!  被囚禁于此,死,变得极为。  我无手无脚,只凭借一丝残存的神魂之力向前移行,自幻虚洞的阵法之中,走到这里,我走了一万年。  那可恶的阵法吞噬了我的魂力,如今,我的神魂已如风中之絮。  所有这些,都拜你所赐,云璃!我绝不会放过你!  ……  末法三十五年,那时的我,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整个精灵族都在我的掌控之下。确切的说,一直以来精灵族的权力都掌握在我暗夜一脉的手中!  那个秋天的深夜,我永远也不能忘。  侍从报说,精灵王求见。  作为暗中掌控一切的女王,我如往常一样,无视了傀儡王的存在。他不过是只没用的公精灵,连男人也算不上!  我透过纱幔望了望那个连头也不敢抬的影子,我无比失望。  精灵族到了危急的时刻,我们必须要走出族地。暗夜军团随着追风号角的吹响,将向龙族宣战。  到那时,我们将向百族证明,精灵族才是当之无愧的百族之首!  正待此时,年迈的云瑾忽然集合了族中护法,假借饯行之宴,将暗夜十二首座锁住神魂,囚禁于象角城。  从那一天起,我便成了孤独的。  软禁无法禁锢我的骄傲、我的欲望、我的疯狂!  因为我是暗夜女王,碧落!  可是,我能够接触的人,却是我讨厌的那个傀儡公精灵,所谓的精灵,云展。我要控制他!若要卷土重来,我便要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当我以暗夜秘术侵入云展的魂湖之中,却发现那里有一个精灵女子。  我问:你是谁?  她道:云璃。  我问:你来自哪里?  她道:树语部族。  我问:你以离魂之法控制了精灵王?  她道:精灵王早有投靠暗夜之意,从今日起,那腐朽的月神殿将成为精灵禁地,而你只能成为禁地的!  我说:暗夜自上古以来便统领精灵一族,你无法阻止暗夜的崛起!  她道:我云璃想办成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哪怕,她是王!  是啊,在她所掌控的领域之内,我无力反击,但我可以选择逃脱。  我的神魂归体后,发现房间里多了十二名暗夜使者,他们——他们居然是暗夜十二首座!  我震惊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精灵居然用了冥族魂禁术!她到底是何来历?  事实上,到现在,我也不知那云璃的真正身份。  我只能确认,她本就是精灵,她的魂体的奥秘始终是一个迷。  我被禁于月神殿,这莫大的宫殿、这无上的权力象征,如今已然成了囚笼。  我看着精灵族的孩子在这里降生,又看着他们在这里死去。我不理解,月神真的抛弃我们了吗?  也许是吧,没有月神的月神殿,与一座囚笼又有何区别?  我的神魂被禁锢,不能吸收天地元力,躯体也开始衰败,那是一年后发生的事。  我的头发一绺绺的簌簌而落、我的皱纹从眼角开始慢慢的向整个脸上蔓延。  我的身躯感到无力、衰弱、直到腐朽,死亡离我越来越近。  我要向三丈之外的巨石靠近,也许用不了多久,也许要用很久,谁知道呢?就像当初,面对那死亡的逼近,我只能无力承受、无力的坚持,也许,会无力的倒在那巨石之前。就算那样,我也无憾了,因为我曾为求生而努力过。  ……  我并不惧怕死亡,因为精灵族已经有崛起的希望了!  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儿现身于月神宫之时,便吸引了我的目光。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小精灵,她的身上有种莫名的力量,她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  她问:奶奶,你怎么了?  我道:奶奶老了,有时候也会被迷了眼睛。看看你,搞得浑身脏兮兮的。  我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道:我叫青羽。  我问:你母亲,是哪个部族的?  她道:我是树语部族的,母亲也是。  我问:你来这里多久了?  她道:已经十几天了。  我问:你有没有喝过这里的水?  她道:当然喝过,这里的水很甜。  是啊,很甜。谁都晓得,月神殿的水是苦的。怎会是甜的呢?  我问:你母亲是做什么的?  她道:我母亲是精灵族女王!  那一刻,我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又什么都不明白。  若是云璃为冥人所控,青羽怎能不受一丝影响?所有精灵族的孩子,喝了失祝神水便会萎靡,这个孩子为何不会?  她问:奶奶,什么是世界的碰撞?  我道:世界很大,也很小。大到整个天地玄黄,小到神思魂念。你所说的世界便是这大天地。  上古人言,心中有天地,定是自在人,便是倡导个人的小世界要包容。天地万物,无不具灵性,没有哪个种族、宗教流派能够高人一等。便是上古前被迫离世的教派,也是因为没有能力教化众生,而选择暂避一时。教化得法,便不会举教迁出这方天域。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精灵族与万兽能够沟通,也是建立在,每个野兽都是一个小世界。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沟通是需要尊重的,而非强加或是碰撞。强加会令人反感、碰撞会引来反击,这是普通的道理。  我又问:告诉奶奶,世界的碰撞是谁说的?  她道:是博白叔叔说的,他说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我当然知道,那是问天塔的预言。世界的碰撞,这个无奈的话题,怎么又拿出来讨论了?从这个推论得出之后,从上古时期,到末法时代,足足探讨了几百万年。终能够证明的一点是,漫长的时间能令人变得麻木,哪怕是世界的碰撞这样的大事。  我说:记住奶奶的话,无论将来如何,首先一定要活着;其次,绝不准做有损族群利益之事;再者,对待百族要持一份公正之心。  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他们组成了一个大世界,你要与一个大世界交流,便要走入他们的小世界。你懂了吗?  我见她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又道:只需记下便好,若是将来做错了事,要学会承担。莫要把自己的错误强加给别人,那是奶奶曾经犯过的错误。  我想原谅,他们便会和平,但我不想原谅。我的王朝所面临的真正威胁,并不是来自暗月岛所谓的阴谋,那些不可告人的谋杀是可笑的;也不是那些来自瀚海之底的低语,他们之所以密谋,是因为他们本就不堪一击;更不是对岸那些鬼巫所谓的神喻,一个见不得光又平庸的巫足,仅靠一场邪恶的仪式便要孤立我精灵一族,真是痴心妄想!我要打碎来自虚空的偏见,让他们在我的冷酷面前明白恶意的代价!从此刻起,我不想成为任何圣灵先贤,我要成为我自己,我要让精灵一族按我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我要让所有人在心中担负起精灵崛起的责任,我会带着圣灵先贤的心碎,燃烧起这场黑暗之火!我可敬的对手,不要再躲藏在阴暗之中了,不远的将来,你们一定会后悔,是今天你们所作的一切成就了我!  是的,想到那个小精灵,总能让我心平气和一些。她并非这个域界之人,她的神魂是一个侵入者。愚蠢的混沌掌控者,难道要寄望于一个幼稚的灵魂来整救众生吗?  我望着三丈之外,尝试着向巨石爬去,我不能动,我愤怒!想起青羽,我又淡然了。  也许,如今的她,比我还要痛苦。她的灵魂带着他人的使命,幼稚的企图拯救众生,她哪里明白,她所要面临的却是一个个小世界的不解与反击。  成功,何其难!  但,那毕竟是希望之一!  我也记不清了,那是一个美丽的清晨,云璃顶着太阳的光辉来到我的面前。  我说:该来的总会来。  她道:既然你不能好好侍奉月神,我只能让你离开这里。  我说:不!你不能这么做!虽说月神抛弃了我,但我的心依然与月神站在一起,他会原谅我的……  她道:你错了,月神再不会保佑你,你们这些暗夜的月神之仆,难道还不明白,你们早已被月神所抛弃!  我说:你撒谎!月神一直在我们的心里,即便是那失祝神水不能护佑我们,但我们的心还在!只要我们还活着,你云璃便不要将他从我们的心中夺走!  她道:你错了,如果月神还在意你们,便不会眼看着那些小精灵萎靡不振,也不会眼看着你这般颓败。看看你的样子,苍老、无力,你已经被月神所弃!你还要让这些孩子像人族一样一代代的死去?  我说:月神殿的奥秘你永远不懂,若是月神抛弃了我们,那些女精灵便不会有孕,这是月神的神迹!你们这些抛弃了月神的精灵,没有权利在月神面前如此说话。请还月神殿以安宁吧!你们这些罪人!  她道:来人!将所有年幼的孩子都送出去,我不能眼看着那些孩子陪着这个罪人殉葬!  我说:云璃,你不要逼我!在这月神殿我才是真正的女王!  我身后那座供奉诸神的神殿,在那一刻居然光华万丈,直耀得那些侵入者眯起了眼睛。我欣喜若狂,我以不多的元力注入月神殿的法阵之中,我狂笑道:云璃,你的死,仅仅是背叛月神的代价!看起来你死的很不值得,那便让这些精灵为你殉葬吧,以便我重新启动这月神殿的法阵,让它重新现于世间!  你说:你所信奉的月神抛弃了你,你还如此执迷,弃精灵的孩子于不顾,你这是对种族的背叛!来人!将碧落这个罪人拿下!  我说:没人能左右我的自由,我是精灵族的掌控者,我是女王!  我失去了所有力量,我的力量被那该死的月神殿肆意吞噬,我无法左右它的贪婪,这个令人绝望的上古神器,居然背叛了我?我碧落没有错!这的神意居然不听我的召唤,远古的上神们?你们对碧落竟是如此失望?我不相信,若果真如此,我便毁掉你,你这贪婪的上古神器,让我碧落的血将你彻底摧毁,我要还精灵族一个新生,我要缔造一个不需要神的种族!可是……我却被禁锢在原地,动不得。  云璃冷漠道:将碧落遣往象角城,去除四肢丢入幻虚洞!  象角城?  多少年了,在我的记忆中,这个名字已经变得模糊了……  我听到一个孩子自豪的说:碧落是暗夜女王,她是我们象角城出来的!  我听到一个妇人说:孩子,你要记住,你出生在象角城,这里是暗夜女王的故乡,你天生就是一个暗夜精灵。你所信奉的是无所不能的月神,你将在他的庇护之下平安长大……  我听到一个渔夫说:该死的暴风雨你若再不停下来,我便祈求碧落女王降下神迹!你要知道,她可是月神在人间的化身!  过往的风采早已不在,如今的我,被禁于幻术囚笼之中。从象角城的南门到城中央处的幻虚洞,不过数百丈,却聚集了这城中所有的人。  我可爱的亲朋故友、我的乡邻、我曾经的城民,是你们推着碧落走上了神坛。而今,碧落回来了,我需要……  一个孩子喊道:她不是碧落,更不是暗夜女王,她是一个叛徒!  是的,我的话被那孩子打断之后,便再想不起我要说什么。我要忍受自四面八方飞来的石块。一个护卫伸手将幻笼合上,以免我受到伤害。  我说:孩子,谢谢你。  那护卫道:您在我的心中,永远是暗夜女王,您是象角城出去的,您如今只是回到了起点,您还会走出去!  我恍然道:你是当初那个孩子?!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有手,没有脚,我要如何才能走出去?  一个老妇人嘶喊道:你们住手!这里是象角城,是碧落的家,你们曾经是她的城民!如果你们还自认是暗夜的后代,如果她是碧落,我们就不能抛下她!她曾是我们的骄傲,你们这样对待她,问问你们的内心,自我践踏的种族,永远别想抬起头来!  失去控制的城民哪里听得进老妇的话?人群如潮水般向幻笼冲来,我向那护卫摇了摇头道:孩子,快离开吧。我碧落能死在家乡,已经很满足了。你的刀锋不能挥向你的族人,退下吧……  一张鱼网自空中落下,将失控的众人覆于其中。四周顿时陷入死寂。  一个老人洪声道:愚蠢!你们就是一尾尾冲向漩涡的鱼,待到清醒之时,留给你们的是痛苦的挣扎!象角城需要的是觉醒与面对,而非人云亦云。拿起你手中的武器,从今日起,我们要守护象角城的安全!  那护卫惊道:族长?  那老人道:是啊,如果我的话还是你们指路的灯塔!便退下吧。常言道,入得幻虚,生死不知。这世间之神有哪一位从中走出过?若让我相信这世间有人能活着从其中走出,那只有一个人,她便是碧落!因为,她从未令我们失望。月神殿供奉的是诸神,而象角城供奉的是碧落。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  我以头撑地,额头破了,血染红了我的脸,让我变得越来越恐怖。  但,我的心,却一片炙热!  云璃,你除我四肢,将我困于象角城,我不恨你!  精灵族如今已成海上之霸主,无论是哪一族,哪怕你是异教修士,我也不恨你!  你给了精灵族想要的、你得到了我的原谅、你是有能力的教化者、你知道精灵族需要什么。  同样,你也为精灵族带来了一场灾难。  也许,这样的灾难并非你所愿,那便让我和我的整个世界与你站在一起,我们共同面对!  我的心中不再有恨,我将成为精灵族地的道海上防线!  幻虚洞就在象角城的中央,象角城因为我改了名字,至今已有万年。  我是碧落,我是碧落城的女王,你们别想闯入我的世界!   共 511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患发作时的一些常见症状